重新认识教育的基本假设

行业知识 2020-01-13 1,132 次浏览

--来自安莫比客户:《学米屋》创始人梁昌年博士

 

德鲁克在他1999年出版的《21世纪的管理挑战》第一章“管理的新范式”里开宗明义地阐明【1】:

有关事实的基本假设是管理学等社会科学奉为定论的范式。他们通常存在于学者、作家、教师和社会科学实践者的潜意识中。而且这些假设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这些学科的学者、作家、教师和其他社会科学的实践者对事实的认知。

教育作为社会的一个基本功能,对人类社会发展所起的作用众所周知,有目共睹。那么,教育从昨到今,哪些与事实曾经非常接近并具有可操作性的假设已经不再有效,再不改变就会阻碍教育发展,甚至与教育自身的目的背道而驰呢?

十年前我在网易博客写过一篇文章,指出了下面三条已经过时的假设:

1)学校是学生学习的唯一场所

2)课堂教学和课后作业是学生学习的主要方式

3)老师教的内容对学生是十分有用而且是必须掌握的

十年后再度回看,这些不再有效的假设,现在的确已经“与现实差得太远,以至于成为阻碍教育发展的障碍,更有甚者,它们还严重地妨碍了教育实践。”

NO.1

学校是学生学习的唯一场所

印刷术传到欧洲以后,使得教科书的印刷成为可能。印刷书的推广,导致了现代意义的学校的诞生。捷克教育家夸美纽斯在十七世纪初首先提出了教育是人权的一个组成部分。从那以后,现代的学校从无到有,自然成了没有什么资源和学习条件的学生学习的唯一场所。

每一个人都有受教育权的基本需要,加上社会在工业化过程中对技术人才的迫切需求,学校教育得到了巨大的成功,取得了非凡的成就,同时也带来了无法回避的根本性问题。

美国的一位天主教主教伊凡·伊里奇上世纪七十年代在他的《非学校化的社会》一书中提到了以下的几个主要问题:

1)教育法规定的上学义务限制了学生学习的权利,违背了人的知性自由;

2)师生间在知识面前的不平等关系,遏制了学生的好奇心与创新能力;

3)不断增加的教学内容,不断翻新的教学方法,不断扩大的教师干预,直到吞没了学生的一生。

一句话,教育的需要是由教育机构能够提供的产品来决定的,而不是以学生的需要来提供的。【2】

实用主义哲学家和教育学家杜威在上世纪初就提出了以学生为中心的论断,并把这一论断类比于哥白尼的日心说。杜威的学生,中国大众教育最早的先行者之一陶行知先生也大声疾呼:学校不应该是教校,“社会即学校,就是要打破鸟笼式的小学校,建立森林式的大学校,把鸟笼中的小鸟放到天空中自由地翱翔,拆除学校与社会之间的高墙,把学校的一切伸张到大自然中去,好的先生不是教书教学生,而是教学生学。”

曾几何时,只有乡绅才能办个私塾学校,请个教书先生教教自己和邻里的孩子,只有富商巨贾和社会名流才有大量的私人藏书甚至图书馆。而现在,一个手机就能让学生看到可汗学院的免费视频,手机里的一个应用,如Kindle电子读书器,就让每个人接触到当初富商巨贾图书馆里有的所有图书。学习环境变化如此巨大,我们的学校却几乎没有什么改变。倒是由于教育发展过快,优质教师资源不足,教学质量无法满足学生的需要,引起了家长的普遍焦虑和不满。

更为糟糕的是,学校甚至演变成为发文凭的机构的代名词,使得教育与道德渐行渐远。学生究竟学到了什么,学生是如何学到这些内容的等关键问题,鲜有机构关注

德鲁克在《管理新现实》一书中写道:“据我所知,除了专业学校(像医学、法律、工程和商学)以外,一般的学校根本不去了解自己的学生到底学到了什么。我们是保存了一大堆考试记录,可是从来没有一所学校,在学生毕业10年后再来测验他们以前得过高分的科目上知识到底如何。”【3】

简言之,如今的学校,通过法律获得并维持了自己的垄断地位,不再需要对自己的成果负责,使得自身不能跟上社会发展的步伐,培养出来的学生越来越不能适应社会。

其实,上面提到的学校的问题,从学校诞生之初就一直存在。夸美纽斯在17世纪初就抱怨学校的拉丁文教学,“即使在一个国外的环境中,最卑贱的劳动者对当地的语言入门知识的学习,也要比在学校中有老师指导的孩子们的学习快上2至3倍”【4】。

换言之,学校的老师的教育成果,明显地低于来自社会的生存压力和直接需求。法国物理学家居里的父亲也是对当时的学校深恶痛绝,对居里的哥哥和居里实行在家教育。众所周知的发明家爱迪生和举世无双的科学家爱因斯坦,也都是无法适应学校教育的问题儿童。在现代,美国的乔布斯与盖茨,中国的马云和马化腾,也都不是通常意义上所谓好学校的好学生。在已经进入互联网时代的今天,学校的使命、任务和目标,受到了有史以来从未有过的关注、批评和挑战

科技发展日新月异,而我们的教育,特别是学校教育,却还停滞于多少年前,原地踏步就不说了,甚至还因为被强加了太多不属于自己的责任而出现倒退。一个个扼杀学生学习动机的学校,一个个由板着面孔训斥学生的老师组成的学校,一个个机械地灌输教科书内容的学校,根本也从来就不是学生学习的理想场所。所以,德鲁克在他的《管理新现实》第16章“转变中的知识基础”开篇就提到,未来几十年内教育的变化,将比学校出现几百年来的变化还要大!试想,一个几元钱的电子产品能够做到包退包换,可最最重要的人的教育,却没有任何可追溯的客观数据,更不要想保质保量了。

未来对人才的培养,必须要真正做到满足每一个学习者的实际需要。不仅如此,还需要做到能随时随地能够满足每一个学习者的学习需要。这并不是天方夜谭,以学习的方式之一 —— 读书为例,以前一定要去图书馆借书,或者是书店买书,才能够接触到书。而现在,只要你想,随时随地就能读。

伊凡·伊里奇在因特网刚刚诞生时提出的“用教育网络代替学校…… 每个人都能随时随地得到教育资源,并可以跟自己有共同兴趣的其他人分享自己的想法以及主要关心的问题”,已经具备了基本的物质基础。【5】

正如书的印刷和推广带来了学校这个社会不可缺少的组织,互联网的联通将使得学校重新焕发生命,切实做到帮助每一个学习者提高心智,使每一个学习者的内在学习动机得到增强。同时,在家上学、社区中心、小组网络学习等形式将在5G时代得到迅猛发展,给传统学校带来有益的补充,甚至成为传统学校的强力竞争者。

学校必须拥抱变化,才能够跟上社会发展的变化。

NO.2

课堂教学和课后作业

是学生学习的主要方式

在我的中小学年代,这条假设是一条毋庸置疑的铁律。既然你来到学校,那就一定要听课,要完成作业,不然就不是一个好学生。同时,学生需要学习的内容,就是课堂教的内容。我父亲一贯的观点是,“小说和历史等杂书,都是无用的闲书,不是学生应该看的。”今天,大部分的家长,仍然像我父亲当年一样,认为读教科书和做作业、解题目才是学习。这就是前面提到的人们头脑中的范式对教育事实认知的作用。下面的截屏是一位二年级学生的妈妈,在和我聊了一个小时以后,第二天在微信里给我发来的一句话。

注:一位妈妈“心中积聚了多年的郁闷被驱散”后的行为和心情的变化。

今天我们已经知道,无论是依照低效的学徒式手把手的经验学习,还是根据巴普洛夫从训练猴子的实验中得到的关于条件反射的行为理论发展出来的机械式训练,甚或是根据皮亚杰建构理论开发的表面上显得充满活力的课堂,都远远不能满足学生的实际需要。几千年来一直在指导我们教学实践的各种教育学理论,在以脑科学、认知科学和神经生理学等诸多学科基础上发展的学习科学面前,需要进行重新甄别和检验。

这个铁律在现实生活中也在被越来越多的具体事例挑战,而且已经开始分崩离析了。

学米大讲坛公众号4月30号发表了一个学生家长的分享文章,“放手,做有智慧的父母”,作者幼儿园大班的女儿,通过坚持做梁博士每日一题【6】,思维的水平和缜密已经不逊于她四年级的哥哥。四月初我还见到一位三年级的女生,她读过的英文书籍,已经多达3000余本。这两个孩子的学习能力,不仅让课堂教学与课后作业捉襟见肘,而且让传统的课堂和老师束手无策——这也是我这两年在课堂教学时常常面对的挑战。为了避开心智发展的瓶颈,这两个孩子的家长都无奈地被父母送去了学费昂贵的国际学校。

法国学习学家安德烈·焦耳当在他的《学习的本质》一书中,作者问了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学校把一群不同家庭背景和学习历史的孩子放在同一个班,强制性地让他们的大脑接受40分钟语文、数学或英语课的教学,这符合大脑的工作原理吗

有一本纽约时报畅销书,《一万小时天才理论》【7】,讲了许多世界冠军如何成才的故事。故事的科学背景是一个简单的脑科学概念:髓鞘。形成了髓鞘质的脑回路越厚,绝缘性就越强,信号的传导性就越好,动作和思维就更加精准和敏捷。作者的观点之一是,合适的学习环境能够激活学习的神经机能,能够在6分钟达到1个月的效果。如今学校的课堂教学,是不是合适的学习环境

髓鞘机制,是我一直反对应试教育,尤其是反对那些为了小升初去学习奥数的做法的原因之一。通过老师课堂讲题和题海战术布置的作业形成的髓鞘,不仅对未来学习没有帮助,反而会成为学生进一步学习的障碍。对绝大多数学生而言,他们被行为主义教学观和题海战术形成的脑回路是这样工作的 —— 他们见到一个问题的反应是:1)有没有做过这道题?2)公式是什么?3)如何得到正确答案?他们的目的很明确,得到正确答案,得高分,得到肯定与赞许。他们没有兴趣,也没有能力去真正地了解这道题有什么价值。

我本人大学三年级下学期才开始学习,就是这样的教育环境下的一个必然结果。这样的结果,不仅使人的大脑在速度上远劣于计算机,在功能上也不会有任何优越的地方。这是反教育之道而做的蠢事。

名校的入场券,985的毕业文凭,是目前社会、学校和家长的追求目标,而不是专注于学会如何学习。题海战术形成无益的髓鞘,类似于大脑癌症的形成,消耗大脑的大量能量和氧气,使大脑无法进行创新性的工作。这样的教育,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满足21世纪知识社会的人才培养之需要的,充其量只能提供生产线上的技术工人。

除了理念和目标外,基于行为主义的教学实践,在已经发生的新现实面前,也必须做出根本的改变。在没有收音机和电视机的时代,孩子们都在大自然里打闹嬉戏,自然地发展他们的感官,为下一步学校学习打下了正常的生理基础。那时候,每个人对系统知识的“学习史”都基本是空白的,家庭背景也不会相差很大,因而传统课堂教学无法暴露出来上面提及的问题,即使存在,一般人也完全注意不到。因而在常人眼里,学校的课堂教学和作业,就是学习的100%。现在,社会的变化已经使常人眼里天经地义的假设完全过时。有的孩子三岁就开始玩手机,用iPad看各种学习APP,有的孩子6岁以前根本没有数过数!在一个新入学的一年级班里,孩子们学习能力的差别已经让传统的课堂教学无法应付,老师往往疲于奔命,一筹莫展。

举一个具体的例子,一个玩过上百盘飞行棋的孩子,对数字1-6,对第几,对左右,对起飞和打飞机规则的理解,和一个从来没有玩过飞行棋或类似游戏的孩子相比,学习能力的差别几乎是天壤之别。如此巨大的差别使得课堂教学完全喂不饱名列前茅的孩子,也教不会那些6岁以前不会数数的孩子。我本人创业的出发点,就是因为二年级的儿子两个星期就学完了沪教版一个学期的数学教材,学校老师没法教,就让他改同班同学的数学作业或者做别的事情。

如果我们再把城市里6+1家庭结构和城市化使得孩子的成长空间急剧萎缩等不利因素考虑进来,把城市里80%以上的剖腹产和30%的感统失调的孩子这些客观数据考虑进来,就会发现,传统的课堂教学和课后作业起的更多的是负作用。我本人碰到过无数次惩罚性作业的例子。明明不是因为学生不努力,而是感觉统合失调做不到的结果,语文老师会因为一个字的错误让学生抄一整段。个别数学老师,会让学生为了一个抽象的数学概念(如两位数乘两位数的竖式乘法,十位上的数乘另外一个十位数上的数代表什么?),让一位学生罚抄100遍!这哪里是什么教学,分明是老师为了泄愤直接让学生厌学。老师或家长的假设是,只要我讲过,你就必须会!否则,就是你不努力,不用心。请扪心自问,你见过谁,逼着一个有小儿麻痹后遗症的孩子去跑100米短跑或中长跑?如果你看到有人这样做,而且是孩子的父母这样做,学校的老师这样做,你又什么办法制止?

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合适的学习环境会对幼儿产生什么样的效果呢?以我的两个孩子为例,儿子的汉字学习,是三岁开始从奶奶那里学的(注:是他自己要学,不是奶奶要教)。儿子的英语学习,是从妈妈买来的Hooked Phonics开始的。女儿的汉字学习,则是从“火星娃学汉字”起步的。他们两个,入学后从来就没有把学校听课和做作业当成负担,上学一直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这是因为从出生到6岁的日积月累,使得他们的感知和接受能力在入学之前就已经和其他孩子拉开的距离。而我在这十余年来的一线作业班经验中,更见证了像他们这样感知能力超前的孩子,在传统的学校课堂里,是如何一点点失去他们的学习兴趣的。

作业,原本不过是检查课堂学习效果和复习课堂所学内容的手段,现在却成了课堂教学的延伸。通过布置海量作业,用训练猴子的方法来强行提高学生的考试成绩,已经成了目前教学的主要手段。这样做的结果,当然导致学生厌学,学生学习动机越来越弱。

应试教育的大环境则使得教师们更加盲目,逐步忘却当初投身教育事业的初心。学校不再是帮助学生学会学习的场所,而成了破坏学生学习兴趣和遏制学生学习能力发展的地方。不然,怎么解释高三学生考完以后,要用撕书来大肆地宣泄自己的情绪?而我孩子所在的国际学校,书都是留给下一个学年的学生用的。知识的有用和无用,从撕书这个例子中可见一斑。

我儿子刚上大学时做过一个关于学习的讲座,“学习,我的成长之路”【8】。与其他考上名校的学生介绍选多少门AP高难课程和如何备考SAT考试获得高分等经验不同,他讲的是学习的要素和方法:兴趣、记忆力、连接(融会贯通)、个人的事(动机)和实用工具(维基百科与可汗学院)。在课堂里,当老师讲到一个新概念时,他总是打开维基百科和可汗学院的网站,去看看那里是怎么讲的。

早在2007年,我就看到过一篇文章,维基百科的创始人6岁的女儿,英文思辨能力已经达到了6年级的水平。其中给的一个例子是,当她读到报纸上一篇关于非洲某部落的文章时,会上网去查找其他去过这个部落的人写的关于这个部落的经历和介绍。非常遗憾的是,这些学习经历,那些参与烧书的高中生可能从没有体验过。

将来,课堂教学仍然会是学校里师生互动的重要方式,但是,互动的内容和方法将会因为学生的不同、文化背景的不同而发生根本的变化。因为,帮助学会如何学习,是未来学校教育的根本任务。要做到这一点,教师自己首先需要学会如何学习。否则,老师必定无法适应来自学生千变万化的挑战。

大脑的结构和功能发展是由生物因素和经验因素决定的。少量教师布置的过量作业不仅剥夺了学生的睡眠时间,也干扰了学生对知识的自我重构,牺牲的是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是一种极为落后的教学手段。个别教师布置的惩罚性作业,则是个人情绪的一种宣泄,对这种恶劣的做法必须采用零容忍的政策。而大量来自疲于奔命的教师的无效作业,是一个需要认真分析和不断改进的长期任务。

总之,课堂教学和课后作业必须满足学生心智发展的需要。

NO.3

老师教的内容

对学生是十分有用

而且是必须掌握的

长期以来,人们固有的观念是,要考的内容才是有用的,不考的东西,就是没有用的,你何必学它?所以,在应试教育的前提下,老师教的内容对学生是十分有用而且是必须掌握的这一条假设似乎还站得住脚,因为学校老师的考试信息渠道肯定比一般家长多。

但是,考试信息和与之相关的信息整理能力,对求知欲旺盛的学生能力发展的作用是极其有限的。真正对学生起作用的,是学习动机、学习习惯、学习能力和系统知识的获得。

所以,把学生在学校里的学习内容限定在考试的范围内,甚至占用学生课外的时间完成规定的教学任务,不仅是不可取的做法,更是对学生心智的漠视和荒废。我就遇到过一个语文老师,每年都要求她的学生一字不漏地背诵并抄好6篇范文。她班上的语文平均分看起来不错,但是却没有一个学生喜欢语文课。每一年,都会看到三年级学生写如何跟妈妈学炒菜,结果是每个人写的都基本一样,差别只是总字数略微不同。这样的教学内容和方法,听起来实在让人匪夷所思,但却在学校里大行其道。

类似的问题在数学学科则更为严重。行为主义理论指导的题海战术,看起来行之有效的用套路解题,能够换来的是家长看得见的分数。但这个套路整个学习过程是这样的:先跟学生讲一道例题,引入公式,然后让学生记住公式,再用大量的习题训练学生,甚至让学生的父母积极参与,最后学生记住了这些题的解法,题目一来就能手到擒来。以至于有一次我教一个四年级学生就遇到了这样的窘境,一位同学对一道难题做得太快,我随即出了一道更加容易的题目,他反倒不会做了。我问他,刚才解题的公式你还记得吗?他反过来问我,“什么?解题还需要公式?”

如果说单一刻板的课堂教学满足不了学生的学习愿望,这里所说的功利性“短视”则是把无用甚至错误的内容和方法灌进了学生的大脑。学习目的决定了学生的学习动机,以考高分的学习目的去学习,仅仅学到什么是标准答案,什么是标准的解题方法。这样的方法和手段是无法长久的,也是违背了学习的基本规律的,却要赔上学生大量的宝贵时间,最后的结果往往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学生的思维能力得不到发展,留下的是一堆毫无意义的概念和公式。

当然,如果老师具备敬业和奉献精神的话,课堂教学的教学效果并不是如此负面的。但这并不能否定一个基本的事实:教与学之间,并不存在一种自动的联结【9】。

我自己就碰到过这样一个例子,学生背乘法口诀时,从“一三得三、一四得四”突然跳到了“一七得七”。即使他当天晚上回去把一的口诀背得滚瓜烂熟,也不能改变这位学生次序感尚未形成的认知问题。一个7岁的学生,需要回头去补5岁时不足,学校的老师关注得到吗?有能力和精力关注吗?家长如果不配合,老师的关注能坚持吗?

经常听到家长抱怨,一二年级数学都是A(90分以上),到三年级以后,数学就断崖式下跌。为什么?因为过于关注分数(知识),而没有注重能力方面的培养。而出现这些问题的孩子,往往是如今城市里普遍存在的运动不够、感统失调的。这些孩子在生理上的不足,决定了他们无法跟上老师的节奏。这还不是最差的 - 有的孩子从一年级开始就完全跟不上,6岁的孩子只有3到4岁的心智。

这些孩子的问题,有经验的老师其实是能够一眼就感觉得到的。但由于家长的认知能力和出于本能的回避心理,老师一般不会和家长在这方面进行实质性沟通,结果耽误了干预的时间。简言之,老师对事实的认知和日常实践是由他对自己工作的认知和潜意识决定的

对于程度好的学生,问题则是老师的知识储备满足不了学生的需求。在书本奇缺教师稀缺的年代,教师对知识的垄断是一个普遍现象。那时候教师也都是大百科全书式的老师,其知识储备基本上是远远大于自己所教的学生,他们是学生学习的重要和宝贵资源,不仅仅是知识,也包括态度和方法。在信息爆炸的今天,一个小学一年级学生,知道他的任课老师不知道的知识,早已是稀松平常不过的事情了。

由此可见,老师教的内容对学生是十分有用的这一假设,对学习能力弱和学习能力强的学生而言,都已经不再适用。对能力弱的学生,现有的教材的知识不适合;对能力强的学生,现有的教材的知识则远远不够

再从未来对人才的要求来看看教材的知识欠缺什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学会认知、学会做事、学会合作、学会生存”是现代学习方式的四大支柱。以上面提到的“和妈妈学炒菜”一文为例,学生写的内容,根本不是自己学习到的内容,是外界辅导的结果。说得更直白一些,就是为了完成作业,可以放弃一切做人和做事的原则,那就是可以说谎!为什么不布置“写一件你最熟悉的事情”而偏偏要每个人都去写“和妈妈学炒菜?”为什么不让学生学会表达真实的自己,从做事上学习做人,学习认知,学习生存呢?

“我的老师就是这样教我的,我只会这样去教我的学生。”很多老师或理直气壮,或不屑一顾,来对待来自现实的问题。这就是教育“范式”对每一个人的影响,我们过去称之为传统或文化,一般人都不愿意碰或不敢碰。毕竟,和教育有关的事情,没有一样是简单的,而且变得越来越复杂。

怎么办?按照每个学生大脑发展需要设计教学方式和教学内容,应该是学校和社会教育机构未来的主要任务。适合的学习环境和学习内容,可以增强学习动机,提高学习效果。爱因斯坦和爱迪生之所以能够成才,不是因为他们聪明过人,而是因为他们的母亲把握住了教育的精髓,帮助他们避开了外界的干扰,让他们根据自己的兴趣把学习时间的管理做到了极致。安迪格鲁夫、比尔盖茨和史蒂夫乔布斯等高科技行业的翘楚,也是因为谙熟学习之道并身体力行的知识工作者。

未来学校的努力方向,应该是致力于增加学生的有效学习时间和提高学生单位时间内的学习效果。若要达到这个目的,每个人,包括家长和老师,都要学会自我管理,并且坚持终身学习。简言之,创设适合每一个学生的个性化学习环境,将是教师和家长的工作重点,而不是受制于课堂教学和教材的内容。

教师和父母对能力发展认知的不足与忽视,以及社会上唯利是图的教育机构的推波助澜,使得家长盲目地早早地把幼儿送去参加各种补习班,以为这样做就能提高孩子的智力,做好学习上的准备。殊不知,在不同年龄段,孩子的发展需要是不同的,例如,3岁以前孩子需要和父母进行各种各样亲子互动,把孩子完全交给了老人、阿姨或托儿机构,结果会造成学习方面的终身缺憾。三岁看大,七岁看老的名言,讲的就是0到3岁,3到7岁大脑发育关键期的重要性。

可以这么说,课堂使用的教材只是或者应该是师生互动的一种媒介。教师根据学生的反应对学生做出及时评价并反馈,对学生学习动机、习惯、能力和知识面上都给予具体的帮助,才是学生需要的,而且一定十分有用。传统的学校,单调的课堂教学,以及老师照本宣科的灌输,都是与21世纪教育发展的目标与方向背道而驰的。学生需要的教学内容,不再是局限于一门学科的静态知识,而是能够调动学生学习兴趣,促进学生大脑发展的实时生成的内容。

NO.4

结语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1、学校不再是学生学习的唯一场所。学生可以从多种资源获得自己所需的知识。网络学习、在家上学也将成为传统学校的有力竞争者。

2、教学不一定要发生在学校。课堂可以发生在飞机场、酒店或运动场。当然,学校可以成为网络课堂和网络图书馆最密集的学习中心。

3、学生学习的内容更多的是游戏、项目和问题解决。知识不再是学习内容的重点。合作、品格等素质要求也将是学习的内容。

另外,

4、教师的角色要发生根本的改变。教师不再是知识的传送者,而是学习的协调者、中介或啦啦队。

5、互联网等学习工具的作用会改变人们的学习方式。网络可以轻易地把有共同兴趣的人连接起来。可以帮助终身学习者随时随地找到学伴儿。

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帮助学生(即终身学习者)保持旺盛的学习动机。

有必要强调,本文的论述,不是在描绘关于教育的梦想,而是在分析已经发生的现实。不是要否定学校、课堂和教师提供的教学内容,而是要阐明21世纪的教育不能再忽视学生自主学习的重要性学校的首要任务,就是要给每一个学习者,提供适合他或她的学习的环境

我们有必要学习与学习有关的知识,知识是如何获得的?大脑如何工作?情绪如何影响学习?教师作为知识工作者,还需要学会运用这些知识指导和改变自己的教学行为,进而影响学生的学习态度和兴趣。

家长作为孩子的第一任老师,从妈妈怀孕前开始,就必须学习和孩子成长与大脑发育有关的知识。只有这样,才能摆脱分数听天由命、成绩靠天吃饭的习惯。只有不负责任的家长,才会坚持认定学习就是按着这三条过时的假设发生的:

1)既然送到了学校,当然就在学习;

2)既然课堂上讲过,一定就都会了;

3)老师课堂上讲的内容,足以让孩子享用一生。

希望本文能够帮助你重新认识学习,开启你的学习之旅!

—END—

【1】《21世纪管理学的挑战》第2页(美)德鲁克著 (机械工业出版社 2006年1月)

【2】 《最伟大的教育家》第186页 (英)弗拉纳根著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9年5月)

【3】《管理新现实》第203页(美)德鲁克著 (东方出版社 2009年3月)

【4】《最伟大的教育家》第65页 (英)弗拉纳根著 (同上)

【5】《最伟大的教育家》第194页 (英)弗拉纳根著 (同上)

【6】 梁博士每日一题,微信公众号

【7】《一万小时理论》第203页(美)德鲁克著 (东方出版社 2009年3月)

【8】千聊“学米大讲坛”讲座,梁宽鸿 2017年1月10日

【9】 《我们如何学习》第2页(丹)伊列雷斯著 (教育科学出版社出版社 2014.12,2016.11重印 )